headerphoto

继承房产过户必须公证?违法的

2017-10-15 09:01

  司法部、建设部于1991年联合下发的《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不属于法律、行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范畴,且与《物权法》《继承法》《房屋登记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相抵触,不能成为房屋登记主管部门不履屋登记职责的依据。

  继承房产需要过户,即便各种手续齐全,但到房管局办理的时候,房管局通常会提出,得先去公证处办理公证。这样的做法普遍存在,要办过户的当事人或许也没更多考虑,就到公证处缴纳了一笔“公证费”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已沿袭许多年的做法,其依据是一份23前的通知———司法部、建设部于1991年联合下发《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以下简称“联合通知”),按该“联合通知”的要求,不管是的还是遗嘱继承房产,还是赠与、遗赠房产,只要到房管部门办理过户登记,都需要提前到公证机关办理公证。

  而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一个重要信息:这一份联合通知,被最高最近公布的公报案例完全否定。最高法院指出,不动产统一登记的范围、登记机构和登记办法,由法律、行规,但“联合通知”不属于法律、行规、地方性法规、规章,与《物权法》《继承法》等法律法规相抵触,不能成为房管部门不履屋登记职责的依据。在最高法院的公报案例中,南京一位市民因为这事选择打官司,并且告赢了房管局。

  我们身边,还不断发生着不少强制公证,这些做法是否?不公证是否就没有法律效力?……今起,成都商报将推出系列报道予以关注。

  最近,最高公报2014年第8期公告了一起南京市的行政诉讼案件,在法律界、公证行业及社会上引起很大关注。有律师称,这一公报案例否定执行了23年的继承房产、赠与、遗赠房产过户需要办理公证才能过户的做法,影响极大。

  南京市江宁区双龙大道833号南方花园A组团23-201室房屋所有权人为曹振林。2011年5月23日,曹振林亲笔书写遗嘱,将该房产及一间储藏室(8平方米)以及曹振林名下所有存款金、曹振林住房中的全部用品无条件赠给一个名叫陈爱华的女士。2011年6月22日,曹振林去世。

  之后不久,受赠人陈爱华准备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但被。当陈爱华再次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时,南京市江宁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江宁区住建局)以“遗嘱未经公证,又无‘遗嘱继承公证书’”为由,答复不予办理遗产转移登记。

  为此,陈爱华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要求法院确认被告江宁区住建局拒为原告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的行为违法。“这个诉讼实在属于无奈之举。”陈爱华的代理律师李功成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陈爱华与立遗嘱人曹振林属于恋爱关系,由于曹生前没有其他继承人,于是通过立遗嘱的方式将自己的财产留给了恋人陈爱华。

  “在第一次被过户登记后,陈爱华也去申请了公证,由于找不到曹的继承人,遗嘱公证办不了。”李功成律师说,无奈之下,陈爱华只能选择行政诉讼,起诉江宁区住建局,要求其办理过户登记。

  双方争议焦点集中在了1991年司法部、建设部联合下发的“联合通知”的效力问题上。江宁区住建局之所以为陈爱华办理登记,其依据正是这份“联合通知”的第:要求受赠人必须持“赠与公证书”或“赠与合同公证书”及相关手续,才能为其办理过户登记。

  经过审理,江宁区法院认为,这份“联合通知”不属于法律、行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范畴,且与《物权法》《继承法》《房屋登记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相抵触,不能成为房屋登记主管部门不履屋登记职责的依据。据此,法院判决江宁区住建局限期为陈爱华办理过户登记。

  “判决生效后,江宁区住建局很快就办理了过户。”李功成律师介绍,案件持续了两年多,在诉讼过程中,法院也多次协调,希望住建部门能主动把过户登记给办了,但住建部门一直不办理,法院最终下达,认定住建部门要求公证依据的“联合通知”违反法律,不能成为必须公证的依据。律师说,陈爱华案件的胜诉,引起了南京当地的广泛关注。

  南京陈爱华诉江宁区住建局一案的办案法院向成都商报记者提供了案件的承办、南京市江宁区朱静对于此案的一些思考和感受的书面材料。

  朱静指出,“联合通知”属于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其效力低于《物权法》《继承法》及《房屋登记办法》,不应将“联合通知”的与上位法相抵触的内容作为继承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的要件。“更何况行政行为的实施还应合乎合要求,‘联合通知’将遗嘱公证作为继承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的要件,在人为增加相对人负担的同时,不适当地减轻了房地产管理机关在办理登记手续时的审慎审查义务及其应承担的责任,有悖合原则。”朱静表示。

  最近,最高公报2014年第8期公告了南京这起行政诉讼案件,并引发关注。最高法院以“裁判摘要”的形式阐明如下:国家对不动产实行统一登记制度。统一登记的范围、登记机构和登记办法,由法律、行规。司法部、建设部《关于房产登记管理中加强公证的联合通知》不属于法律、行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范畴,且与《物权法》《继承法》《房屋登记办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相抵触,不能成为房屋登记主管部门不履屋登记职责的依据。

  “据我了解,今年年初,南京市住建部门有新的,对类似陈爱华案件的情况,不再要求必须公证。只要申请人有证明继承房产的手续齐全且真实,经过公告无后,则可以直接办理过户登记。”李功成称。

  但这一说法没有得到住建部门的正面印证,不过,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服务电话,咨询了南京市住建局和江宁区住建局房屋登记部门,均表示如果手续齐全,公告无后,可以办理相关房产登记。

  天价内衣、集和美貌于一身的超模、当下最红的超级明星嘉宾,这已成为一年一度维秘大秀的三大金字招牌。19年来,这三大招牌让维秘从纽约一个名不经传的内衣品牌变成时尚界的“春晚”,收视率破10亿人次。

  行政诉讼中原告一方的“胜诉率”,成为一项衡量司法运行状况的“关键指标”,也确实是中国行政诉讼的特殊性所在了。行政诉讼“立案难、胜诉难、执行难”等三问题,其中的“胜诉难”成为问题,也诠释了这种特殊性。

  出台的移民体制,这项措施一旦落实,将有至少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可摆脱被强制的命令。最终这项表决以219票赞成、197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此次十大政策评选,被称为“国务院首次利用官网发布微博的形式,通过让网友投票选择直接最关心的政策,来倾听社情”。既谓首次,就诠释了其突破性的标本价值。但形式毕竟只是形式,它背后所的谦抑姿态和价值取向,更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