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郑恺和袁姗姗演吻戏跟玩儿似的 这样才够生活!

2017-10-21 01:28

  ]这不是王丽萍第一次把演员反着用了,让郑恺这个上海人出演小爷,就像6年前在《双城生活》中让马伊这个上海人和人涂松岩在剧中互换原籍一样。

  腾讯娱乐讯 文/邵登 采访/胡梦莹 编辑/邓佳 这不是王丽萍第一次把演员反着用了,让郑恺这个上海人出演小爷,就像6年前在《双城生活》中让马伊这个上海人和人涂松岩在剧中互换原籍一样。但往往这种刻意营造巨大差异感的方式能够成就演员。如《媳妇的美好时代》,本是大女人的海清去演小女人,又如《生活录》了胡歌的转型,从仙界“下凡”的他,顺着这股变化重回事业高峰。

  《国民大生活》之于郑恺,或许也会赢得这样的转变。在这之前的郑恺,红,确实是红!但对于普通观众而言,你很难想到除了围绕着“小猎豹”这样的热门话题、风流倜傥、吊儿郎当的经典人设之外,他还有哪些能够令观者记住的角色。

  王舒望的不同在于这个角色的普通,而这又是郑恺极少通过角色展示的一面,反倒是这一面让人看到了他身为演员的能力:能把京腔学的地道,这是塑造角色的基本,能将这样一个有些冲动,但有情有义的角色演得动人,则是将角色内心挖深吃透,如果你注意到这部剧的出品人中也有郑恺的名字,就会知道“小猎豹”本人也正在摩拳擦掌,迎接演艺生涯的一次改变。

  郑恺:没那么难,因为在也生活、工作了很多年,然边的朋友很多都是人,所以从他们身上借鉴一些这个感觉吧。其实和上海这两个城市对我来说都挺熟悉的。

  郑恺:不会说拍完一个戏就变成一个男人,我还是一个上海男人,我有很多上海男人的特质在身上,但是我本人就是一个双城生活的状态,所以两边城市的风格或者是圈子的习惯,我都知道、了解,所以还比较自如地去切换。

  郑恺:可能是形象上比较符合她的标准吧,她觉得(王舒望是)一个比较耿直的性格的年轻人,有着的梦想,为了自己心爱的女生可以放弃工作,来到另一个城市。可能她觉得我比较像这样的一个人物。

  郑恺:比较他,他在戏里有这样的魄力,可以为了爱情放弃很多的东西。这是我觉得王舒望最可爱的一点。

  郑恺:这种做法没有对与错、好与坏,每个人有自己的标准,每个人也有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式,所以如果你觉得你愿意为了爱情去掉一些个人因素的话,那就是值得的。

  郑恺:我会去平衡吧,去尽量平衡,也不会那么极端地做决定。可能他做一些在我们看来很重大决定的时候会相对比较简单,思维会比较简单一些,所以也是崇尚一个简单生活、慢生活这样一个人。我本人相对要纠结一些,考虑的东西会多一些。

  腾讯视频:过去大家对你印象更多停留在精英或是总裁的人设,王舒望和之前很不同。

  郑恺:王舒望其实更像我们身边的普通人,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总裁,他也不是富二代。我觉得能演绎普通人的生活,这才是最贴近我们的生活状态的这样的角色,所以我们戏也叫《国民大生活》,其实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郑恺:我知道王丽萍老师很擅长写这种双城生活的戏,一个男人和一个上海女人凑在一起,听起来就会有很多故事发生,这也是吸引我来的一点。

  郑恺:靠不靠谱,每家有自己的说法,我无从评判。我觉得也有闪婚很幸福的人,但是可能他们也会有自己的烦恼,这部戏会给大家展示一个状态,如果你们真的闪婚了,你们有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那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如何让闪婚变得美好。

  郑恺:我觉得没有一定吧,这个其实每个家庭也有各自的标准,也不是说非得有房才能结婚,这好像显得物质,有爱才能结婚,这是必要的。有房或者没房,这不是必要的。

  腾讯视频:“作女”人设在最近的荧屏中有不少,比如《我的前半生》,你对“作”怎么看?

  郑恺:我觉得,可能女生都会想要更多的关爱,更多的关注或者是照顾,其实就是满足她们的小情绪就行了。

  腾讯视频:去年在采访的时候也说到,希望今年能演一些让人记得住的角色,你觉得今年哪次演出让你觉得完成了这个目标?

  郑恺:演员永远是的吧,永远不会说哪个角色是我有史以来演的最好的,我遇到最好的剧本、最好的角色,永远都会期待下一个,但是我现在开始会寻找一些比较有个性或者特殊一点的人群去饰演,就像刚才说的,演一个老百姓,王舒望就是一个普通小老百姓,他的职业、身份都不特别,但是你想演活一个小老百姓也不容易。

  郑恺:我啊,我是一个比较不会,不太会搞气氛的人,但是毕竟演那么多戏,戏里很多很精彩的桥段,所以也学习到一些吧。

  郑恺:对,我觉得演员之间最大的关键就是要信任吧,信任彼此,如果说有压力或者说演戏的时候还有或者等等,那出来的效果肯定不好。

  郑恺:你说一对情侣,亲个嘴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如果在戏里,男女主角本身就是一对情侣,要“啵儿”一下都觉得很困难的话,那可能就不符合生活了。所以有时候情侣之间亲一下,不就跟玩似的的吗,对吧?如果说没有这感觉的话,那可能会很尴尬,也不符合生活。

  郑恺:我觉得虐心不是刻意地去营造一种气氛,而是我的创作习惯,如果说有类似的戏,吵架、分手,或者其他,还是要表达两个人不同的观点和立场。所以说,我的习惯是如果遇到这样的戏,一定要把这个人物背后的故事给摸透了,然后去说出一些你真的想说的话。

  如果说真是因为两个人的立场不同,而导致了最后悲伤的结局,在我来看是一种虐心,而不是去说一些很偶像剧的台词,我觉得不太走心。

  郑恺:得看剧本是不是像我说的能够成立,我不喜欢、不希望演就是单纯为了搞气氛的虐恋。